2m

刚刚入足球同人

【皮水】上帝的玩笑


#有点狗血


#微皮法,但并不rio!


#时间线混乱(根本没有)



梗概:水得知皮是自己的灵魂伴侣,但皮却什么也不知道




      今天一整天,Casillas都觉得Ramos怪怪的,踢出来的球也像绵羊毛一样软绵绵,还时不时露出一个透着傻气的笑容。Casillas给了不在状态的Ramos一个疑问的眼神,却只收获到了对方一个欲言又止的神情。皇马门将觉得自己的好奇心在一点一点的膨胀,为此,他特意在训练后留了下来。和离开的队友一个个道别后,才终于等来了从淋浴间里慢慢踱出来的Ramos。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一天都不在状态?”




    Casillas打了个直球,把Ramos的小借口都堵回了他的肚子里。




      “那个,Sese今天也有灵魂伴侣了…”




      看着扭扭捏捏眼神飘忽的Ramos,Casillas挑了挑眉。




     “那么,是什么感觉?”




      Ramos脸倏地红了起来,像只熟透的番茄。




     “也…也没什么啦,就是觉得挺开心的。”




    Ramos边说,边揉了揉自己的胃。




     “感觉胃里有一股暖流。”




    哪里是挺开心,明明是开心的要死,Casillas暗暗想到。




      Casillas觉得灵魂伴侣也许真有点什么说不清的魔力也说不定,毕竟能让平时看着凶巴巴的Sese变成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这可真是太反常了。




      Ramos觉得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不仅感应到了自己期盼了快二十年的联结,连平时那个老咋咋呼呼烦人的Pique也破天荒的没出现。没有比这更好的一天了!Ramos又露出了同白天如出一辙的傻笑,柔软的金发轻轻垂在他的耳旁。




      当晚,Ramos失眠了。他安静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新得到的联结。几缕月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同灵魂伴侣的心跳一起轻轻的抚慰着塞维利亚青年的心灵。




      很快,对面就传来了一阵有规律的呼吸声。Ramos的灵魂伴侣已经进入了梦乡。


  


      像大海中浪花的声音,Ramos想。




      他仿佛看到了蔚蓝的大海,白色的浪花从海的深处舞动着向前,打湿了他的小腿。Ramos低头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裤管与脚下被太阳照的雪白的沙滩。




     她一定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就像海洋深处所埋藏的最璀璨的珍珠。




      深夜,Ramos终于伴着平稳的海浪声渐渐入睡。




      即使对自己的灵魂伴侣一无所知,还只是自认为对方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Ramos的尾巴也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Nando,你猜怎么着!”他坏笑的搂住来不及躲开的Torres。




“我有灵魂伴侣啦!还是个蓝眼睛美人!”




“恭喜你呀Sese。”金发青年腼腆地笑着,他由衷的为Ramos感到开心。同样,他也真实希望这位蓝眼睛姑娘能管管自己好友这张扬的性子。




第三个得知的人是Iniesta。看着一向大大咧咧的Ramos骄傲中有带着点羞涩的表情,他不禁感叹起了年轻真好。




随着Ramos的大力宣传,Pique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但他并没有多放在心上。要知道,为了追自己的发小Fabregas,他费了多少心思。在马上要告白的这个节骨眼上,他可没精力去关注别人的事,就算对方是自己的死敌。




     太紧张了!Pique觉得自己心都快蹦出来了。




     今天上午,他压着Fabregas的肩膀,悄悄地让他在训练结束后到更衣室旁边的走廊里来,Fabregas大声的嘲笑了Pique这个高中生一样的行为,但还是很快答应了。




     Pique在黑暗的走廊里静静等着,突然,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他马上竖起了耳朵。接着,一个湿漉漉的金色脑袋晃到了他的面前。




      不是Fabregas,是Ramos。




      Pique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扳起了脸。




     “你怎么还不走,我在这有事呢。”




       “你以为Sese愿意看到你这张熊脸!要不是因为手机落在看台上…”




      Ramos也没多说,他小声嘀咕着从Pique身边挤过,顺带推了高大的加泰罗尼亚人一把。然而就在指尖触碰到Pique的那个瞬间,一股电流穿过了Ramos的身体,让他浑身上下都涌着一股酥麻感。




     这可真操蛋。Ramos想。




     他的灵魂伴侣确实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但他不仅是个男人,还是那该死的Gerad Pique。




Ramos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确认了一下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回头看向Pique,想知道对方是否也像他一样大吃一惊。但另他意外的是,Pique并没有转身。




好吧,也许这头熊像小姑娘一样在害羞。




Ramos忽略了心底突然升起一丝难过,他慢慢走向Pique。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Gerad…”




    破天荒的,Ramos没有称呼Pique的姓而是小心翼翼的叫了他的名字,但没等他结束这句话,远处更衣室门口就传来了一声“Geri?”




      Ramos感觉到身边的人绷紧了身子,高个子青年压低了身子,小声的对他说:“明天我找你说这事,今天你先回家去。”




      一向粗神经的Ramos也没有多想,他只是默默的走开。他相信自己的灵魂伴侣会给他一个好的交代,即使他是那个Gerad Pique。




不,不是Pique,是Geri。




     其实初见Pique的时候,Ramos就有些溺在对方的蓝眼睛中,但他们的关系从来没有好过,脸皮薄的Ramos也不愿当那个先低头的人,于是两个人一直像一对死敌一样相处,甚至在国家队内上了黑名单。




     但是他并不喜欢Pique称他们的联接为“这事”,好像它一点都不重要似的。




       这天,Ramos又失眠了,但今晚他没有感受到同之前一样平稳的海浪声。而是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一阵欣喜。




但我现在并不快乐呀,Ramos想。




      他突然有点嫉妒Fabregas。晚上他和Pique接触的时候,他可没感受到Pique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第二天一早,Ramos顶着两只大大的黑眼圈,在Pique一刻不停的电话的催促下,早早就来到了训练场。




      看着空无一人的草坪。困的要死的Ramos直想骂娘。但看到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大口喘着气向他跑来的Pique时,Ramos的心还是一下子柔软了起来。




      好吧,谁叫我的灵魂伴侣是个混蛋呢?




        他小幅度的笑着,但眼角还是挤出了笑纹。然而当Pique来到他身边的时候,Ramos还是尽力克制住了自己愉悦的心情。




      “那么,你要说什么?”




      Pique有些羞涩的笑了笑,又挠了挠头。




      “那个,昨天的事,你可不可以当作没发生?”




      “什么?”Ramos的心凉了一半。他不知道原来Pique这么讨厌他,即使他是他的灵魂伴侣。




      “就是,怎么说呢,我昨天和Cesc表白了,他也答应我了。”




     Ramos已经不想听Pique接下来的话了,他知道那只会让他更痛苦。他的灵魂伴侣并不想要他,甚至在他们找到对方后马上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Cesc有点害羞你也是知道的,他不想让队友知道这件事,所以,能不能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Ramos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他开不了口。他只能无力的点点头。Pique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异样。他开心地锤了Ramos的肩膀一下。




        “谢了啊,兄弟!”接着就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溜进了更衣室。Ramos转头看着Pique的背影消失后,才眨了眨眼。很快,泪滴就争先恐后的从青年泛红的眼眶里涌出来,Ramos急忙用手背擦着眼泪,他抽了抽鼻子,祈祷着其他队友不要看到他这幅糟糕的样子。




“好吧,他不想要Sese。”




TBC

啥也不说了,恋爱了

半场0:2,自闭了。

【皮水】双向暗恋的都是白痴

#以为自己单箭头其实是双向单箭头的皮主席

#有些温柔的水






         Pique觉得自己像是刚刚吞下了一吨鼻涕虫。就在十分钟前,结束训练的3号后卫开开心心地冲了一个痛快的澡,围上浴巾后就捞起手机刷起了ins。然后他就看到了让自己心梗的一幕。自己的国家队队友兼死对头发了一张和Torres的合照。




         真见鬼!Pique心想。照片上Ramos微微翘起的嘴唇紧贴着Torres的脸,而被亲吻金发青年在镜头前笑的灿烂,手也自然的搭在Ramos的肩膀上。明明只是两个好朋友秀友情的普通照片,但在Pique看来却完全变了味儿。




        一米九多的后卫把自己蜷缩了起来,凶狠地蹬着还不如自己手掌大的手机。“看看他的眼神!他绝对是在嘲讽我!”心里有鬼的青年盯着照片上的Torres,努力想从他的笑容里看出点什么不寻常的意味。




         刚刚冲完凉的巴萨头牌套上了T恤,好奇的把头凑过来。“Geri,你现在就像一只生气的熊宝宝。”“你看看Leo,这绝对不正常!哪会有人发和队友这么亲密的照片的?你仔细看,你看Ramos的嘴唇,只有在面对恋人时才会这样亲吻的!”




         “你在说什么?”Messi完全摸不着头脑,原来亲吻脸颊还有这么多学问?他怀疑他的发小言情小说看多了把脑子给看短路了,哪有人对自己的死敌那么上心的?正在Messi犹豫要不要给Pique一巴掌的时候,Pique早就又把头转过去,对着手机开始碎碎念了起来。




        “你就算发了也没用,我是不会给你点赞的!”为了展现自己已经同Ramos明确划清了界限,Pique把在Ramos前面和后面的好友发的ins全部赞了个遍,独独剩下了Ramos的心形图标保持空白。




同样刚结束训练的Ramos也正在看着手机,刚刚发的那条ins的点赞数正在飞速增加着。Ramos有些无聊的划动着手机屏幕,看到国家队队友Xavier发了一张全家福,正准备点赞的时候,就看到亮闪闪的“3gerardpique”出现在了点赞的名单上。




         看到Pique的ID后Ramos有些晃神。




        在来自塞维利亚的年轻人第一次被西班牙国家队征召的时候,Ramos就注意到了有着湛蓝又深情双眼的Pique。




     “靠,他可真好看。”




       那时的Pique还没有现在毛茸茸的胡子,白净的面庞上透露着一股少年气。偷偷看着Pique的Ramos不禁感到脸一阵发烫,他赶紧撇过了脸,不再用自己炙热的目光打量着年轻的加泰罗尼亚人。




       “真他妈辣。”这是Pique对Ramos的第一印象。浅棕色长发的青年有着一双焦糖色微圆的眼睛。但它们看向Pique的时候,Pique觉得自己像是刚刚喝了一杯棉花糖卡布奇诺一样柔软甜腻。但很快,眼睛的主人便转过了头,不再看着Pique。




        Pique失望极了,他盯着Ramos的背影,希望他能继续看着自己。




   然后呢?之后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关系变得这么烂的,Ramos已经记不清了。国家队的其他队友即使身在不同阵营,关系也不会像Ramos和Pique一样冷到冰点。又翻了翻手机,今天发ins的人并不多,很快Ramos就刷完了一百多条,又回到最上,看了看自己收到的赞。依然没有Pique。Ramos有些失落,但这其实是他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正当巴萨的球员一起往外走时,从来都不是个乖小子的Neymar提议去一个新开的Bar找点乐子。“去嘛!我三个月后就要过生日了,就当送我个礼物。”Messi今天第一次意识到了他的队友的脑回路都这么清奇,先是Geri对着Ramos一条普通的ins苦大仇深,然后又是Ney开始作妖。接着Messi不假思索地加入了Neymar的夜店之旅。看到一脸正直的Messi都与Neymar站在同一队,巴萨队员们全都义不容辞的表示“我们只是想看着你不要带坏Leo!”然后各自上车跟着Neymar浩浩荡荡的离开诺坎普。




         在整个Party的过程,Pique都端着一杯Martini,端坐在吧台上。喝地脸红彤彤的Messi有些摇摇晃晃的来到Pique身边,“啪”地一声把自己手中的酒边拍在台面上。




         “我…我说,Geri…”Messi眨了眨被酒精刺激的眼睛。“你今天怎么回事?我可从来没见过你有这么低落的时候。”Pique有些犹豫,他实在太想找一个人倾诉自己心中的感情,而眼前的喝醉的发小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




         Pique微微低下了头,选择逃避阿根廷人充满疑问的目光,手指下意识的在膝盖上敲打。“Leo…”Messi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喜欢很久了。”




         喔!Messi了然,原来是有喜欢的姑娘了,怪不得这么反常。恐怕人家姑娘还对他没有意思,不然现在在Pique身边的就不是自己而会是某位温柔的女士了。




         “那你有什么想法吗?比如,向对方表达心意什么的。”“我也想呀!”大个子男人哀嚎一声,趴在了吧台上,连台子上的酒杯都颤了颤。




          “可是他讨厌我…每次我快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都会转身走开,好像我是什么不吉利的东西是的。”




        “呃,会不会只是因为她害羞呢?姑娘嘛,哪像男人一样直接,也许这是人家欲擒故纵的把戏呢。”


 


        Pique愣住了,是啊!Sese对其他人都那么和颜悦色,为什么单单对我这么冷淡呢?虽然他不是个姑娘,但也许Leo说的是对的。




        “况且,你还没有认真的去和对方谈谈,怎么能知道她喜不喜欢你呢?”




       Pique从来没有觉得面前的好友情商这么高过,他忍不住一把抱住了眼前的小个子,狠狠地揉了一把他的头。




        “你说的没错Leo!我还没有尝试过,怎么就这么轻易地给自己判了死刑呢!”高大的加泰人一扫先前的阴郁,从椅子上蹦起来就要往外走。




      “祝我好运吧Leo!”




      不等Messi接话,Pique就已经冲出了酒吧的大门,把正在往里走的美艳姑娘吓了一大跳。




        Messi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拿起酒杯准备回去找Neymar他们。




       也许明天就能看到一位小鸟依人的姑娘依偎在Pique的臂弯里。Messi欣慰的笑了,原来自己是个如此有天赋的感情大师。




        Pique跑了几步,突然意识到自己因为驾照被吊销没有开车。于是马上折返回了酒吧,摸出了Messi的车钥匙,又加速跑开了。




      “借我开一下明天还你!”




        Messi后悔万分,当他意识到自己开了两年的车可能要报废的时候,难过的喝了一大口酒。“早知道不撺掇他了!”




         Pique在通往马德里的高速上飞驰着,夜晚的高速上只有零星的车辆。Pique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就算我开到马德里又能怎么样呢?别说我根本不知道Sese的家在哪里,就连他会不会见我都不知道。而且已经这么晚了,等我到马德里就是半夜了,他肯定早就睡了…”




      Pique狠狠的锤了一下方向盘,他摇了摇头,很快否定了自己消极的想法。谁知道之后他还有没有勇气去找Ramos呢,也许今天会是他和Ramos离的最近的一次了。




        Pique把车停到了丰收女神广场,他下车靠在了引擎盖上,小心翼翼的打开通讯录,点开了除了存手机号外完全没有碰过的人名。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Pique静静地听着“滴,滴”声,努力平复自己明显频率过快的心跳。




      “谁啊…”




      电话响了十几声后终于通了,对面传来了Ramos有些迷糊的声音。




      “Sergio,我想和你谈谈。”




       “啥…你谁啊…”又是一阵衣物摩擦的声音。




      “靠!”




       猛的对面传来一句脏话,Pique确定Ramos已经清醒了过来。




      “听着Ramos,我现在在丰收女神广场,希望你能来一趟。”说完后的下一秒Pique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脑里有洞。这一点都不像表白反而像是要找人约架!




      Ramos沉默了,他想不通Pique三更半夜在发什么疯,不过身为西班牙队的队长,他认为自己有义务去把这头毛熊敲醒。




       “等着。”说完Ramos就按断了通话键。他快速起身洗了把脸,正要出门时,想了想还是多拿了一件外套。




       Sese不是关心他,Sese只是怕他感冒了对国家队不利!”




       凌晨的马德里很冷,让人浑身发麻。在车前盖上坐着的皮克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但他没有回到车内,凉风能让他保持清醒,他害怕一会见到Ramos的时候又会像往常一样脑子发昏蹦出什么混/蛋话。




      Ramos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搞笑的场景:高大的加泰人穿着单薄的短袖,双臂环住自己缩在一起,活像一只取暖的棕熊。




       这傻/逼可真是不觉得冷。




      Ramos下了车,把一直放在副驾的外套扔给了Pique,用肉耳可闻的嫌弃让他穿上。




      哦!Sese的外套!Pique飞快的把手中洋溢着Ramos审美的外套穿上,他不再感到寒冷,但是紧张感却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那么,你要说什么?”




       Pique又犹豫了,他怕如果Ramos拒绝他,那他恐怕连现在这种如履薄冰的相处关系都会失去。




    “呃…”




     Ramos有些不耐烦。




     “难道你大半夜叫我起来就是为了消遣我?”




     Pique被激的心一横,终究还是说出了憋了很久的心里话。




     “我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合照!为什么不能和我合照呢?”




      “所以?你是专程来找我自拍的?”




         “不,我是来表白的!Sese,以后能不能只和我一起自拍?”




      Ramos觉得世界在旋转,他扶了下自己的额头。




      “你是认真的吗,Gerad Pique?”




       “是的Sese,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咱们的关系会变得这么僵,但是我的心意一直没有变过。”




      Ramos对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觉得难以置信,但他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心。他慢慢上前拥抱了大个子青年,Pique也自然的环住了Ramos的脖子。




      “那…你这是同意了?”




     “你说呢你这个混蛋。”Pique在心中给自己的发小点了一千个赞,明天他一定要请Messi去吃西班牙最美味的烤肉。




     “Sese。”




      “嗯?”




       “其实我还是觉得你的纹身挺丑的。”




       “现在,马上,滚。”




第二天早晨巴萨更衣室




      “Leo!今天晚上请你吃烤肉!”




       Messi感到一股油然而生的自豪感涌上心头。你猜怎么着,我还真是个感情大师!等退役了我就开个直播,叫“球王教你谈恋爱”。




“那么,这个幸运的女孩儿是谁呢?”




Messi笑眯眯地问Pique。巴萨全员也都偷偷地竖起了耳朵。




“噢,他是个男人。”




巴萨队员们:“?”




Pique:“是Ramos。”




巴萨队员们:“?????????”




Messi:“这烤肉我不吃也罢。”



FIN


不管什么时候我水都是可爱的要死呀🤭明明是糙汉但却像只小兔子💕

这俩小可爱真是要了人的命!

我不行了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长发水sese果然是天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