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盾🏃

欧美圈(主漫威)😎

孤光残影:

锤哥大概得有一千来年要睡地板了吧……什么不见面最好,找基妹戳你肾啊-_-b

漫威电影:

【自制中字】《雷神3》发布全新小片段,托尔和洛基在电梯里敞开心扉交谈。锤:“我曾以为能和你永远并肩战斗”,基:“也许不再见面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走向渐渐不对的时候画风突变,锤哥实力坑弟,完了还一脸美滋滋... è¯·é—®ä½ ä»¬ä¿©ç©¶ç«Ÿæ˜¯æ€Žä¹ˆå›žäº‹å•¦ã€æ‰‹åŠ¨æ‰¶é¢.jpg

境容:

动画,Gif文件较大,流量预警,缓冲完成了速度就正常了

感觉gif压缩之后色差严重,二公主的眼睛没那么绿了,好气哦!

┻━┻ ãƒ˜â•°( â€¢Ì€Îµâ€¢Ì â•°)


感谢 @40mKNIFE å¤ªå¤ªæŽˆæƒç»™æˆ‘Loki这张美图来做live2d玩耍!全程挂着迷妹表情对着他的脸,开心到爆炸(●´âˆ€ï½€â—)

OOC走形什么的,都是我的锅,要知道原画是如此的美貌XDDDD


「盾铁」失物招领(普通人AU,空少盾X工程师铁,短,一发完。)

孤光残影:

「盾铁」失物招领(普通人AU,空少盾X工程师铁,短,一发完。)

(我就发现,我的生活总是充满了惊喜。。。我的电脑已经从机场取回家了,下周才能到手。冬叉提及,不吃勿戳。)

"SHIT!"
飞机停稳后托尼拉开置物架取行李时,一声暴躁的低吼把邻座那个一路上被他逗得笑个不停的小家伙几乎吓哭。可这怪得不他,当今这种电子化时代的社会,任何人发现相依为命的电脑和自己相隔将近三千公里并且生死未卜,恐怕都会是这种反应。
该死的交通事故。他在去往机场的途中遇到高速上连环追尾,整条单向四车道的机场高速被堵的水泄不通,等他到达航站楼时离登机仅剩不到四十分钟,打完登机牌一进安检他差点以为自己赶不上飞机。绵延数十米的队伍让天才工程师头皮发麻,甚至连快速通道前都排了至少有二十个人。这些即将误机的乘客将安检通道挤的像是平安夜下午的百货大楼收银台,在托尼前面的那两个人的黑色旅行包里有掏不完的打火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过着安检仪,把托尼的电脑包和行李隔在机器两端。并且其中一个还他妈他有条铁胳膊,一个人就占了手持安检人员至少十分钟时间来扫他。
催促登机的广播里开始喊托尼的名字,提醒他登机口即将关闭,而安检距离登机口至少还得走十分钟,急的他拎起行李就跑,完全把机器另一头的电脑包个给忘了个干净。上了飞机之后刚找到座位坐下他又看到那两个人,矮一点的男人一直用金棕色的眼睛盯着他,然后和铁胳膊用俄语交谈了两句。铁胳膊也看了他一眼,耸了下肩膀放好行李就坐下了。事后细想一下托尼才反应过来,那俩人应该是在安检的时候就知道他把电脑落下了,却他妈没管这个闲事。
下飞机之前他向一位金发碧眼的空少咨询起飞地的机场电话,在得知他的电脑遗落后,那位空少迅速帮他拨打了电话。幸运的是,电脑已经被交至失物招领处。然而不幸的是,如果选择邮寄失物,托尼大概要在一个礼拜之后才能收到他存储了大量文件的电脑,可他明天就要用电脑里的东西。
"您没有朋友可以帮你取一下然后发联邦快递么?"空少好心地提醒道。他经常碰到这种事情,通常来说让机场邮寄一方面是慢,另一方面也没有安全保证,电脑毕竟不是普通衣物之类的用品,寄过来还是不是完好无损很难保证。
"有,但我明天就要用!"
了解托尼的人如果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吃惊,因为他极少露出焦虑的情绪。这一次情况确实很严重,明天的会议极为重要,不然他也不用一大早坐7点的航班早早赶回纽约。
金发空少凝视着那双焦糖色眸子,被对方焦虑的情绪所触动。"这样吧。"他安慰道,"我还有一趟同样航线的航班,如果你能信任我,我帮你带回来,最晚九点就能送到你手上。"
"那敢情好!"托尼不禁感慨在当今这个社会还能遇到这样的好心人真是幸运,"不用送,我来机场取。"
"你住的地方离机场近么?"
"不近,不过没关系,我开车过来顶多一个半小时。"托尼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表达谢意,"我请你吃晚饭。"
"不用不用。"空少莫名红了脸,"感谢您选乘美联航,我看过您的信息,您是铂金卡客户,我理应为您服务。"
一年内飞超过十万英里的里程才能得到铂金会员卡,还不算乘坐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在空少看来,这位小胡子乘客一定非常忙碌。同时托尼眼眶下方的黑眼圈证实了他的猜测。与其吃对方一顿晚餐,他更倾向于让托尼能多点时间休息一下。
"嘿,我不喜欢欠人情。"托尼抬手看了眼表,示意对方自己赶时间,"就这么说定了,你起飞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会在到达层等你。"说完他从空少的手里拿过笔,掰开对方的手,在宽厚的掌心里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存好之前先别洗手。"他冲对方挤了下眼睛,转身和进来打扫机舱卫生的保洁员擦身而过,风风火火的离开了空少的视线。
他甚至都没问一下好心空少的名字。

"嘿,发什么呆?"红发乘务长凑到举着手目光投向登机通道的空少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勘勘捕捉到消失在登机口的背影,调侃道:"怎么?被勾走魂了?"
空少猛然回神,边照着写在手上的电话号码边用手机拨了出去,脸上依旧滚烫。电话响了三声后被接起,空少用极其标准的服务态度说道:"史塔克先生您好,我是史蒂夫罗杰斯。"
"谁?"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听起来走得很急。
"给您带电脑的人。"
"哦哦,这是你的电话号码?好的,我知道了,晚点说,我还有几个电话要打。"
"我——"
史蒂夫话没说完就被挂断了电话。这让他感到有些挫败,他倒不是期待对方有多感激,尽管他做的并不是份内的工作。感受到盯在自己脸上调侃的目光,史蒂夫清了清嗓子转头看向红发乘务长:"塔莎,如果你能不这么看着我,我会对此表示感谢。"
"他长得不错。"娜塔莎扬起嘴角,嘴唇勾出性感的弧度,"我说怎么给你介绍那么多姑娘你都不肯纡尊降贵去约个会,原来是喜欢这种类型的?"
"我只是喜欢和成熟的人相处。"史蒂夫低头看着手心里的号码,墨迹因体温和掌心的湿度而洇开了少许,毛刺的边缘仿佛托尼那两扇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视线。
"以我识人的眼光看来,他未必有看上去那么成熟。"娜塔莎撇撇嘴,"从他坐在座位上开始就和每一个空姐调情。"
史蒂夫平淡的说道:"这说明他是个自信的人。"
"哈?我更倾向于说他是个轻浮的人。"娜塔莎轻哼一声,"不过他确实有自信的资本。"
"好了,罗曼诺夫乘务长,你是准备在这八卦我的内心世界到航班起飞还是去休息区把高跟鞋脱了放松一下?"
"八卦你有钱拿?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能脱单,那绝对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好吧,如果我能脱单,保证让你第一个知道。"
"拭目以待。"

将电脑包物归原主,史蒂夫拗不过托尼的固执,和他一起在机场的快餐厅里分享了一份双人汉堡套餐。起先他们没有过多的对话,托尼看起来饿坏了,吃完自己那份又把手伸向他动都没动过的薯条。
"你没吃晚餐?"史蒂夫将托盘推到托尼的手边,方便他抓取自己平时几乎不吃的油炸食品。
"我上一顿饭还是那个红发美人发给我的飞机餐。"腮帮子鼓的像个存储粮食的仓鼠,令史蒂夫略感惊讶的是托尼的口齿依然清晰。
"今天周日,你还要工作?"
"说的好像你今天休息一样。"
"我们这份工作没有周末,都是轮休,而且越是周末越忙。"
"你一直做空乘?"托尼拿起超大桶的可乐嘬着吸管。之前他太着急都没能好好看看自己的恩人,现在放下心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史蒂夫,满眼完美的肌肉线条让他下意识的收了收微凸的小肚子。
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托尼暗搓搓地想着,浑然不知史蒂夫脑子里也正转着这句话。
"不,我退伍之后才开始做空乘。"史蒂夫指着托盘,"还要再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托尼赶紧摆摆手:"饱了,而且都这个钟点了,吃太多没的消耗。"
"我的工作也没有太多锻炼的时间,如果十点之前能下飞机我通常会去跑步,或者找个24小时健身房打打沙袋。"
"真好,我一直很羡慕你们这些下班之后完全不用考虑工作的人。"托尼无奈的撇这嘴角,唇边小胡子上沾着的面包屑让史蒂夫有帮他擦下去的冲动,"像我们这种搞清洁能源工程的,半夜三点工地一个电话过来就别睡了。"
"你是能改变世界的人。"史蒂夫诚恳地称赞道,"你一定非常聪明。"
"嗯哼,谁说不是呢。"托尼毫不谦虚的接受了对方的赞赏,自信的脸上神采飞扬,"不过我的发明是石油大亨的眼中钉,我在五年前就已经申请到车用太阳能蓄电电池专利,可到现在都没有一家汽车公司肯使用我的技术。"
史蒂夫认真地思考了很久,用笃定的语气说道:"将来一定会有人用的,你会像爱迪生一样出现在教科书上。"
"哇哦,真令人吃惊,像你这样情话满分的人居然会是单身。"托尼的眼睛瞪得快比杯口大了。
史蒂夫比他吃惊:"你怎么知道我单身??"
" 十点出去夜跑?打沙袋?有恋人的人大概不会这样,你的另一半也不会肯浪费热辣的夜晚,反正如果是我就不会。"托尼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会引起误会,于是轻咳一声把话题岔开,"我可以给你介绍不错的妞,保证你不用再去健身房发泄精力。"
鼓起勇气,史蒂夫将托尼试图岔开的话题引回到自己期待的方向:"如果是你的话,我也不会浪费热辣的夜晚。"
吸管在托尼的齿间被咬得扁扁的。他经历过比这更直白热辣的邀约,但他得承认,这话从史蒂夫嘴里说出来着实让他心脏漏跳了一拍。很快,漏掉的节拍被鼓动的心跳所弥补,他明显坐立不安起来。
"我有点不太确定。"他问,"这算什么?让我报恩?"
"你误会了 。"史蒂夫的勇气一瞬间蒸发的得无影无踪,他尴尬地搓着双手,目光游移到其他地方的,"我并不是向你要求一个夜晚。"他顿了一下,紧张的吞咽着过度分泌的唾液,"就只是,哎,也许这么说很老土也很没有诚意,我觉得,我对你一见钟情。"
托尼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知道我长得讨人喜欢,但一见钟情就有点夸张了吧,罗杰斯,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我正在试着了解。"史蒂夫突然意识到自己情商太低,显然过于直接的告白令托尼感到了困扰,于是他挫败的叹息着,"抱歉,我太唐突了。"
"相信我,比你唐突的我见多了。"托尼摇摇头,起身拎过电脑包,走到史蒂夫身边犹豫了片刻还是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我也感到抱歉,如果是一夜情我大概还会考虑一下,当然对象是你的话我不会拒绝,但我没有和谁长久交往下去的打算,所以,你看是要和我一起回市区呢还是就此说再见?"
肩膀上传递的温度和托尼的建议都没能让史蒂夫振作起来。
"再见。"
他点点头,不怎么甘愿的说道。

后来史蒂夫再没见过托尼,只是当听说乘客遗失物品在起飞机场时,会忍不住想起那双焦糖色大眼睛里的焦急。
不知道他的专利有没有投产?好好吃饭了没?总吃快餐对身体并不好。
史蒂夫发现自己无法停止去回忆他和托尼短暂的相处时光,有好几次他都想要删掉手机里托尼的电话号码,但终归是没有下定决心,也更没有勇气拨打那个号码。偶尔有乘客将个人物品遗落在机舱里,他便将那些物品送至失物招领处,因为整个机组似乎只有他愿意干这件事而已。
因工作调整史蒂夫开始飞国际航线,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被遗失的物品很难物归原主。于是已经成为乘务长的他开始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布物品信息,希望那些东西能通过发达的 网络找到自己的主人。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这一善良举动吸引了大量的粉丝,往往他刚发布一件物品信息就会有成百上千的转载量。在失物招领处躺了几个月甚至一年之久的东西都有被领走的,甚至还有人在他的账号下留言,拜托他寻找自己丢失的物品。
当然也有一些令他哭笑不得的留言,就比如有个小姑娘,肯定不超过十岁,拜托他帮忙找自己遗落在机舱里的发卡。结果史蒂夫检查机舱时还真在行李架上发现了那个发卡。他用一个漂亮的盒子装好给小姑娘寄了过去,没过几天就接到了一通电话——小姑娘的父亲是一位银行家,说自己非常欣赏史蒂夫这种认真又善良的人,邀请他出任一项慈善基金的管理人。
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史蒂夫依旧默默地做着并不起眼但对失主来说可能是雪中送炭的事情。他的初衷并不是想要得到感谢,更多的,他是想要成为托尼那样能为他人带来福祉的人。他没有聪明到足以改变世界的头脑,但助人为乐至少能给这世界多增加一些欢乐。
结束了长达七个小时的飞行任务,史蒂夫拖着行李箱到机场附近的酒店做短暂的停留,等待第二天返航的航班。颠来倒去的时差令他难以入睡,靠在床头一条条认真的翻看着社交账号下的留言。留言的人太多,除了和失物招领有关的信息他很难做到逐一回复。翻着翻着,他突然注意到一个被淹没在文字海洋里的私人消息,是一个账号名为"我是天才"的人给他的留言——
" 在么?什么时候回纽约?"
" 我周六晚上有空,一起吃晚饭?"
"已经周一了,你到底看不看手机?"
"你真忙啊,不理我?"
"别回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最早一条是半个月之前发的,最后一条是昨天。史蒂夫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人是谁,肯定不是熟人就是了。倒是经常有失主为了表示感谢而约他吃饭,或者干脆就是看上他了想和他约会。点进那人的主页,史蒂夫只看了对方最新发布的那条清洁能源大厦竣工照片就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
他几乎是抖着手拨通了托尼的号码。他能想象那个从骨子里透出骄傲的天才被他无视之后会有多生气,他甚至不抱有电话会接通的希望。电话响了差不多有十声,托尼睡意朦胧的声音夹杂着愤怒传来。
"搞没搞错!凌晨三点?你他妈是哪个工地的主管!?"
"是我,托尼,史蒂夫。"意识到时差问题,史蒂夫充满歉意的说道:"抱歉,打扰你休息了。"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久到史蒂夫以为托尼又睡着了。当然托尼并没有睡着,他怨气十足:"你是该感到抱歉,我从来没被人无视长达半个月之久。"
"信息太多我真没注意到,不过你可以打我的电话啊。"
"没存!"
史蒂夫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这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也并不好奇托尼是怎么会在他社交账号下留言的,毕竟他现在大小也算个名人。
托尼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最好给我个充足的理由,鉴于你打扰了我宝贵的睡眠时间。"
"周六晚上我请你吃饭。"
"没空!"
史蒂夫又哑口无言。他没猜错,托尼真的很生气。
"那么,时间你定?"
"下周三晚上,我目前没有约会。"
史蒂夫翻翻工作日志,发现周三他要去巴黎。不过他不会让托尼失望,换个班就好。
"那么,就周三晚上,地方你定。"
" 是你要请我吃饭,还我定地方,你的诚意呢?!"
"好,那地方定了我发消息给你。"史蒂夫想了想,又叮嘱道,"别忘了存我的手机号。"
"废话真多,我睡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史蒂夫无奈的笑笑。不过这是个好的开始,他应该可以期待更多不是么?

END

彩蛋——

很久很久之后,当史蒂夫向托尼求婚并成功后,才问出了一直压在心里的问题——
"你为什么改主意了?我记得你说过,不想有固定的恋情。"
将目光从戒指挪到史蒂夫脸上,托尼轻哼一声。
" 你这么单纯的人交给别人容易被骗,我是在做善事。"
"嗯哼?那我该谢谢你喽?"
托尼扬起嘴角,修剪精致的小胡子几乎每一根上都挂着幸福。
"你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表达你诚挚的谢意。"

真`END

OOC到飞起,凑合看,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把东西落在机场了+_+




[盾冬]虚凰假凤 9

白小团:

惨遭初恋抛弃的史蒂夫,遇到了一个和前“未婚妻”一模一样的男人……

(9)
巴基呆呆的看着史蒂夫,差点就要点头,所幸最后一秒理智战胜了他晕乎乎的大脑。
“不……谢谢你的好意,罗杰斯先生,但我想我还是按照采访提纲来就行了。”巴基咳嗽了一声,总算找回了一点点主动权,“我无意过问您的个人隐私,相对的,我也并不想回答关于我的私人问题。”
“你确定,巴恩斯先生?”史蒂夫靠回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抵在下颌上,注视着巴基,“你不是最喜欢探寻那些不可告人的隐私,以作为你写作的题材吗?怎么,唯独对我就没有好奇心?”
巴基的脸上一瞬间火辣辣的,他没想到史蒂夫连这个都知道。他强作镇定的回答:“我确实喜欢写些花边新闻,但我也并不是什么隐私都要去打探的,我只写那些与爱情有关的东西罢了。”他终于抬起头与史蒂夫对视,“难道罗杰斯先生愿意与我分享您的爱情故事吗?”
他笃定史蒂夫会回答“不”,但史蒂夫只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个迷人的微笑。
“为什么不呢,巴恩斯先生?”
 
巴基有些坐立不安,他手里抓着笔和采访本,却半天也写不下去一个字。
因为史蒂夫竟然真的在跟他说自己的初恋故事。
“我的初恋发生在十七岁那年,那时候我还是个疾病缠身,瘦弱不堪的小个子。”史蒂夫朝他笑了笑,“想必你也听说过我那时候有多不讨人喜欢吧,巴恩斯先生?”
“呃……我不知道。”巴基局促不安的回答。
“我对您的妹妹瑞贝卡小姐一见钟情。”史蒂夫叹息般的说,“她就像个天使,就像我生命里的一道光,我狂热的爱上了她……”
听着史蒂夫对那段恋情的热烈表白,巴基竭力想要表现出一副自然的模样,但他的脸却红得发烫,连掩饰都掩饰不住。史蒂夫注意到了,停了下来,关切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巴恩斯先生?为什么脸这么红?”
“没……大概是这儿太热了吧……”巴基胡乱找着借口。
史蒂夫挑了挑眉:“热吗?那就把外套脱了吧,巴恩斯先生——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吗?”
巴基点点头,随手解开了两颗纽扣。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年后瑞贝卡小姐突然改变主意,另嫁他人,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不够好,始终还是配不上她。”史蒂夫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和惆怅,“说实话,这对我打击很大……”
“不,不是的。”巴基情不自禁的辩解起来,“我妹妹……绝不是因为觉得你不够好。她只是出于一些其他原因……呃,是我父母希望她嫁给自幼熟识的邻居,所以她才和我妹夫订了婚。请不要妄自菲薄,罗杰斯先生。”
“你可以叫我史蒂夫。”
“……好的,史蒂夫。我妹妹那时候年纪还小,也许还不怎么理解爱情,她并非有意伤你的心,请你原谅她吧。”
“是吗?”史蒂夫看着他,“我可不这么认为,瑞贝卡明明确确的说过她爱我,也和我亲热过不止一次,她非常的热情……”
“别,请别这么说!”巴基面红耳赤的打断了他,“请你考虑到我妹妹已经结婚甚至有孩子了,为了她的名誉,这些陈年往事不要再提了好吗?”
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他深深的注视着巴基,眼神灼热而危险,最后,他垂下了眼帘,语气平缓的说:“这就是我的爱情故事了。作为交换,不分享一下你的爱情故事吗,詹姆斯?”
巴基干笑了一声:“我?非常抱歉,我可没有什么爱情故事可以分享。”
 
史蒂夫抬起眼睛看他,长长的睫毛下,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专注得可怕。
“难道你没有爱上过任何人吗,詹姆斯?”
在那双眸子的凝视下,巴基不由得一阵恍惚,不自觉的回答道:“当然有……我爱的那个人,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谁也比不上。”
“那你们现在在一起吗?”史蒂夫追问道。
巴基一瞬间清醒过来,低下头,端起咖啡掩饰般的喝了一口:“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
史蒂夫眯起双眼:“是罗曼诺夫女爵吗?”
巴基暧昧的不予回答,他在心里说,抱歉了塔莎,拿你当下挡箭牌。
史蒂夫的脸色看不出喜怒,但接下来他没有再问什么出格的问题,而是配合巴基认真进行访谈,那种危险而暧昧的气氛也荡然无存,他似乎一下子恢复了正常,平和的结束了这次访谈。
巴基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又有种隐隐的说不出来的失落。他合上采访本后,礼貌的向史蒂夫道谢,然后向门口走去。
“巴基,你东西忘了。”身后的史蒂夫忽然开口唤道。
巴基自然的转身走回去:“不好意思,是什么?”
对上史蒂夫的双眼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回答了什么。
“我……我不是……”他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史蒂夫缓缓的开口了:“原来你们兄妹俩,小名都叫巴基?”
 
巴基魂不守舍的走在回报社的路上。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史蒂夫办公室逃出来的,似乎是慌不择路的夺门而出。史蒂夫也没有拦着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知道了!这个念头疯狂的闪现在他脑海里,直到他回了办公室,他仍惊魂未定。
朗姆洛一看到他就开始冷嘲热讽:“你干什么去了巴恩斯?看看你这幅样子!罗杰斯银行大楼的看门人没把你扫地出门吗?你这件西装是从哪里捡来的破烂,简直丢尽我们报社的脸……”
换了往常巴基根本不会理他,但这次他却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炸了。他反手揪住朗姆洛的衣领,恶狠狠的吼道:“你他妈能闭嘴吗?我忍你很久了杂种,想要打架?老子奉陪!你不就仗着皮尔斯是你叔叔吗?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朗姆洛被他吓了一大跳,嚣张的气焰顿时下去几分,巴基在报社向来笑脸迎人,就连倒咖啡的小妹也愿意和他多说两句话,更何况他的专栏还颇受欢迎,朗姆洛对他又嫉又恨,时不时就要故意前去挑衅,巴基之前都不怎么理会他,这次恰好心情不好,朗姆洛一下子撞到了枪口上。
“我操,吃火药了吗?”朗姆洛悻悻然的骂了一句,从巴基手里挣脱开,溜回了自己座位上。
巴基喘了口气,坐下来,将那篇采访匆匆整理了一下后,交给皮尔斯,然后就提前走了。
 
几天后,这篇专访便发表了,作为罗杰斯所接受的第一次专访,反响很不错。恰逢罗杰斯老爷七十大寿,举办宴会广请社会名流,皮尔斯和巴基也被邀请前往参加。
巴基犹豫着去不去,皮尔斯却对他说:“这种场合,肯定金融界大佬云集,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靠写那些花边小说赚钱,总要积累点自己的资本。多认识点大人物,对你只有好处。”
朗姆洛在一边哼了一声,他也换上了正式礼服,虽然不在邀请之列,但他凭着厚脸皮,央求皮尔斯把他也带上了。
巴基知道皮尔斯这番话不错,况且连朗姆洛都去了,他为什么不去,于是便点了点头。
至于他答应过罗杰斯老爷,永远不再出现在史蒂夫面前的话……大不了到时候他躲远点,不被他们发现就好了。宴会上那么多人,哪里会注意到他呢?
 
宴会当天,巴基跟着皮尔斯及朗姆洛一起前往,皮尔斯很快带着朗姆洛积极往那些金融大佬们身边靠拢,努力加入他们的话题。巴基端了一杯香槟,找了个角落站着。
然后他看到了史蒂夫。
史蒂夫的手臂挽着一位年轻的美丽女士,棕色的长卷发,鲜红的唇,深邃的眼,轮廓分明的脸庞,巴基呼吸一滞,那正是史蒂夫最喜欢的类型。
巴基知道她,布鲁克林上流社会出名的佩吉.卡特小姐,卡特家族最强势也最有生意头脑的女人,她和史蒂夫站在一起,真是一对璧人。
两人亲密的靠在一起说着话,巴基在一旁呆呆的看着,连宴会开始后主持人在台上讲了些什么他都没听到。罗杰斯老爷也到场了,坐着轮椅,看起来精神还好,只是比起巴基记忆中来瘦了很多,听说身体不太好,史蒂夫也因此而放弃了军队生涯回家继承家业。
当史蒂夫挽着佩吉上台时,周围响起一片善意的哄闹声,史蒂夫脸有些红,佩吉倒是落落大方,她双手奉上生日贺礼,弯下腰,在罗杰斯老爷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巴基恍惚间觉得,这难道是个订婚宴?他握着酒杯的手有些不稳,最后他不得不低头从角落里离开。
 
巴基晕乎乎的站在一棵植物后面,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下去了多少杯香槟,他想着是不是该去和皮尔斯说一声,自己要先走。
可是该死的,皮尔斯带着朗姆洛还在人堆里,巴基实在不想走过去,不想被史蒂夫发现。他靠着墙壁,半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这时,一只手温柔的在他头发上摸了摸。
他睁开眼,一个衣饰华丽的陌生女人正关切的看着他:“你不舒服吗?”
巴基怔怔的摇头,女人向他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我注意到你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是不是有些难受?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真是位好心的女士啊,巴基心里想着,他刚把手也伸出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抱歉,切尔西夫人,这是我的朋友,我想由我来照顾他就可以了。”
巴基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那是史蒂夫。
切尔西夫人离开了,史蒂夫走到他面前,不悦的看着他:“你不知道切尔西夫人的嗜好吗?最喜欢包养年纪比她小的男人做情夫,你还打算跟她走?”
巴基晃晃脑袋:“抱歉……我不知道,你们上流圈子里的秘闻,我怎么会知道呢?”他傻笑起来,对史蒂夫伸出手,“我得说,你的女伴漂亮极了。我是不是该恭喜你?”
史蒂夫没有接话,巴基继续傻笑着,缩回手,摇摇晃晃的想要离开。
一只手臂拦在了他的腰际。
“你喝醉了。”史蒂夫低声说。
“是么?那没什么……我可以自己回家。”巴基含含糊糊的说着,然而史蒂夫却一把将他揽住了。
“不,我想,你最好还是找个房间进去休息一下。”然后他不顾巴基的反抗,强行将他拖走了。


TBC
叶子太太P的冬妞太好看啦!本来我想留到明天周末发这章,忍不住今天就发啦!

自己P的哈哈哈哈哈

燃烧原野:

作为一个业绩标兵(屁)怎么可以关键时刻掉链子!我来给大家每人灌一口狗粮!谁都不准逃!

不正经且OOC,趁着情人节画一发推特的题目:【你CP的攻方小时候和长大之后被受喊色狼是什么反应?】画完之后觉得助助真是个百变的boy(?)每个时段都不一样呢,but,wuli助!有颜!任性!我就喜欢小村长拿他的脸没办法的样纸!每次都想着抵抗一下吧但是一看他的脸就觉得去他妈的逻辑让本村长沉迷(x)真的好可爱!


总之萌了CP每个情人节都是劳动节,亲自喂了自己一大口狗粮后愤怒的祝天下冤家死对头终成眷属。(?!) 

山田来来:

长篇巨作

灰姑娘  ä¸Šé›†ã€‚

用脚画画真的很累!

xxx·NEURON·xxx:


第一张玩了教父海报的梗。(早就想这么干了,啊,开心,爽。

是说电影里这段简直太好笑了救命(抱头后仰

我从Mr.Big转过转椅,Nick上去亲吻他手背开始就hold不住了,直接穿越片场(出息)

意大利口音超级棒,听一次笑一次,我已经无法直视马龙白兰度了(喂。

特别是连之后他女儿结婚时大家一起跳舞的场景都和教父里一样,真是太会玩儿。


然后要特别提出的一点是...这片子不仅BG气息浓郁,BL的气息也很霍悠悠(讲人话)

脑洞突破天际了要...。